分享

油价暴跌,集运、油轮市场“因祸得福”?

海空网报道 2020-03-13 14:43:15 点击量:1794

  进入2020年,世界仿佛开启了“hard”模式。人们还没来得及从森林大火的震撼中缓过神来,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的蔓延又给我们带来了更加漫长的打击。短短两个多月内,人们似乎天天都在被头条新闻刷新认知。这几天,油价暴跌30%,美股触发熔断机制,更是让广大网友直呼“见证历史”。不过,据专业人士称,这些事件对航运业而言并不一定全是坏消息,集运和油轮市场可能“因祸得福”。

  集运公司油价成本得以控制

  在集运公司正为向客户转嫁额外燃油成本而发愁时,油价崩塌可谓伸出了“雪中送炭”的援手。

  自今年初以来,新型低硫船用燃油的价格升高了不少。这一切在3月6日迎来了转机,当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与俄罗斯在一份新的石油供应协议上没谈拢,导致油价出现直线下降,跌幅超过31%,这是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跌幅。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本来就限制了原油需求,现在油价又出现暴跌,这给新型低硫燃油的价格施加了很大压力。

  对于集运公司而言,这是个好消息,意味着他们的油价成本将会下降。航运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表示:“在关于集运公司发展和面临的问题的新闻中,至少出现了一个能够缓解困境的因素。”

  油轮市场处于有利位置

  油价的暴跌也将油轮市场置于了一种有利的位置。目前的情况创造出了人们通常所说的“正向市场”(contango market)。这指的是当前的石油价格低于期货价格,即预期中的长远价格。

  这可能会激励贸易商大量买进石油储存在油轮上。除了给油轮增加营业之外,还会带走现货市场的运力。

  油轮公司Nordic American Tankers对目前的局势感到很兴奋,据它所说,油轮需求将因此出现增长。该公司表示:“石油价格低/降低于油轮市场以及我们的船舶有益,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挪威船东Hunter Group更是直言“上帝一定是个船东”,该集团声称随着接下来两年石油产量升高,市场上将会需要160艘新造VLCC。

  目前全球只有60艘大型油轮正在船厂建造,相当于船队总量的7.7%,油轮船队远远低于需求,油轮运费有望迎来持续繁荣。

  此外,在这支由800余艘船舶构成的船队中,大约有100艘VLCC将在2022年达到20年船龄,相当于总量的12.6%,还有另外100艘将在2020年某个时段因为安装洗涤塔而退出市场。

  据 Hunter Group计算,在2020-2021年间,北美租船人将会需要增加130艘VLCC来应对200万bpd的原油产量增长。这是基于以下数据:根据通往亚洲的路线距离,原油产量每增加50万bpd则需增加28艘油轮。

  拉丁美洲也需要额外增加30艘油轮,因为当地原油产量将增长50万bpd。如果北海地区原油产量能如预期般上升40万bpd,该地区也会需要增加25艘VLCC。

  这些分析是在OPEC与其他国家原油减产150万bpd的协议谈崩之前得出的,这意味着该组织现有的170万bpd原油供应减产计划将会在3月31日失效。

  绕过主要运河

  上周五,全球20个最大港口的新型低硫燃油价格已下跌至每吨443美元。据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称,这相当于2019年高硫油的平均价格。

  此外,高硫油的价格也出现了下跌,不过跌幅不如低硫油的大。如此一来,高低硫油的价差有所收窄,航运公司对此颇为关注,因为价差决定着洗涤塔的回本时间。

  同时,这种情况还可能促使集运公司开始减少从苏伊士和巴拿马运河通过的航线,转而选择从非洲向南去往亚洲的较长航线,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说道。

  Lars Jensen指出:“这与2015年末和2016年初燃料油价格触底的情况一样,当时超过100条主要从美国东海岸出发、少量从北欧出发的返程航线都改换线路选择了较长的环非洲航线。”

  选择较长航线的逻辑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较长航线的附加燃油成本VS不用支付运河通行费所节省的成本。考虑到航运公司所面临的经济压力,他们很有可能选择成本最低的方案。”

海空网 正式成立于2013年,是一个以物流交易及交易大数据应用为核心的国际物流及外贸综合服务电商平台。平台汇聚国际货运代理及供应链管理、外贸进出口代理、代办保险和金融服务四个功能模块,用户可随时随地通过平台网站、微信客户端及APP查询国际海空运价格、海运船期、货物运输状态及主动推送、在线订舱、在线确认提单和费用,以及在线管理自己的物流业务。

海运、空运 运价查询平台    www.hw560.com 宁波、上海、深圳、天津优势运价尽在 海空网